要看出李心颐喜欢杨乐威并不是件难事。

    跟他聊天的时候笑得特别灿烂,容易被他惹怒更容易被他逗乐,就算没有对话,她看向他的眼中也总是洋溢着光彩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然而真的听到她说出口,王慈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跟你说~我好像喜欢杨乐威。」说完李心颐还害羞地捂脸,正因如此,所以她没看到好友僵住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这样啊,那很好啊。」她有些机械式的回,虽然听得见自己的声音,意识却好像逐渐cH0U离──

    之所以从来不问,之所以从来不跟李心颐聊关於杨乐威的话题,就是想逃避此情此景。

    她先表示了,那她还能表示吗?

    虽然按道理说,暗恋没分什麽先来後到,但这不是道理的问题...而且不要跟朋友喜欢同个人才是最基本的道理吧?

    看着兴奋跟自己分享悸动心情的李心颐,王慈瑄首次觉得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要看出李心颐喜欢杨乐威并不是件难事。

    跟他聊天的时候笑得特别灿烂,容易被他惹怒更容易被他逗乐,就算没有对话,她看向他的眼中也总是洋溢着光彩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然而真的听到她说出口,王慈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跟你说~我好像喜欢杨乐威。」说完李心颐还害羞地捂脸,正因如此,所以她没看到好友僵住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这样啊,那很好啊。」她有些机械式的回,虽然听得见自己的声音,意识却好像逐渐cH0U离──

    之所以从来不问,之所以从来不跟李心颐聊关於杨乐威的话题,就是想逃避此情此景。

    她先表示了,那她还能表示吗?

    虽然按道理说,暗恋没分什麽先来後到,但这不是道理的问题...而且不要跟朋友喜欢同个人才是最基本的道理吧?

    看着兴奋跟自己分享悸动心情的李心颐,王慈瑄首次觉得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要看出李心颐喜欢杨乐威并不是件难事。

    跟他聊天的时候笑得特别灿烂,容易被他惹怒更容易被他逗乐,就算没有对话,她看向他的眼中也总是洋溢着光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