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唐之我忆>穿越历史>雪沫乳花(古言np) > 十斯文不再,窗边猛
    “快说,你是不是SaO妇!若不是SaO妇,怎么我一说,你就喷N了?!”

    傅香雪眼角都飙出泪来,只好cH0UcH0U啼啼地回道:“雪儿是SaO妇...相公,轻些吧...雪儿,雪儿又要泄了...嗯...”

    江漾风见她轻易就承认了,更加生气。一把捞起她抱过来就要起身下床,身下却仍然挺着Tch0UcHaa着。

    傅香雪连忙搂住他的脖子,yuTu1夹着他。她气若幽兰,“相公这是怎么了...怎的忽然这么凶?”

    他已经抱着她走动起来,身下ROuBanG轻轻浅浅的cHa着,b之刚刚的大开大合更带给她折磨感。xia0x处隐隐瘙痒难耐,竟已不自觉地绞着ROuBanG不放。

    江漾风察觉到后,又是一阵闷气。本清朗的嗓音也有些闷闷的。

    “凶吗?我看雪儿就喜欢这样吧。你那Sa0xuE里的水都要滴了一路了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竟还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明明口出妄言,像个凶兽般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噫,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被戳中了,傅香雪有些羞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说,你是不是SaO妇!若不是SaO妇,怎么我一说,你就喷N了?!”

    傅香雪眼角都飙出泪来,只好cH0UcH0U啼啼地回道:“雪儿是SaO妇...相公,轻些吧...雪儿,雪儿又要泄了...嗯...”

    江漾风见她轻易就承认了,更加生气。一把捞起她抱过来就要起身下床,身下却仍然挺着Tch0UcHaa着。

    傅香雪连忙搂住他的脖子,yuTu1夹着他。她气若幽兰,“相公这是怎么了...怎的忽然这么凶?”

    他已经抱着她走动起来,身下ROuBanG轻轻浅浅的cHa着,b之刚刚的大开大合更带给她折磨感。xia0x处隐隐瘙痒难耐,竟已不自觉地绞着ROuBanG不放。

    江漾风察觉到后,又是一阵闷气。本清朗的嗓音也有些闷闷的。

    “凶吗?我看雪儿就喜欢这样吧。你那Sa0xuE里的水都要滴了一路了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竟还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明明口出妄言,像个凶兽般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噫,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被戳中了,傅香雪有些羞臊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