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凌若冰和凌冽的婚礼已经过去三个月了,这期间两个人马不停蹄的飞到世界各地去度蜜月,可以说是把所有好玩的都玩了个遍。

    在凌若冰身边时,凌冽就好像不是那个公司总裁一般,永远有用不完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两个人过度如胶似漆的话,总会出现一点小摩擦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我不在的时候不要乱跑吗?我要是回来的再晚一点,你就被拐跑了,你知道吗?”凌冽呼x1急促的扶着凌若冰的肩膀,失去了以往的冷静。

    凌若冰有些理亏的点点头,但又不太满意他的态度,“我知道了……我又不是小孩子,察觉到不对我会跑的。”

    凌冽扶着额头,深深呼x1了一口气,才说道,“这里不是国内,旅游景区附近治安没有你想象中这么好,歹徒手里都有枪的,你怎么跑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吗?”凌若冰睁大眼睛看着凌冽。

    她平时都是在凌冽的保护下,哪怕是出国留学,也有几个保镖常驻在她身边,这种情况确实没有过,稍有差池,她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见她知道了事情的严重X,凌冽也放软了语气,准备哄哄她,凌若冰却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笨蛋,要不是你不解风情,我也不会跑那么远了。”

    凌冽一头雾水,把说完就要走的凌若冰拉了回来,认真的问,“我哪里做错了?”

    凌若冰也没有让他自己猜,他商业上头脑再JiNg明,恋Ai中也一样是个大直男,让他自己猜,他估计要想好几天。

    “人家拉你到角落里是想亲热,你非要排队给我买椰子汁,我都说了我不想喝那个。”凌若冰说着说着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距离凌若冰和凌冽的婚礼已经过去三个月了,这期间两个人马不停蹄的飞到世界各地去度蜜月,可以说是把所有好玩的都玩了个遍。

    在凌若冰身边时,凌冽就好像不是那个公司总裁一般,永远有用不完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两个人过度如胶似漆的话,总会出现一点小摩擦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我不在的时候不要乱跑吗?我要是回来的再晚一点,你就被拐跑了,你知道吗?”凌冽呼x1急促的扶着凌若冰的肩膀,失去了以往的冷静。

    凌若冰有些理亏的点点头,但又不太满意他的态度,“我知道了……我又不是小孩子,察觉到不对我会跑的。”

    凌冽扶着额头,深深呼x1了一口气,才说道,“这里不是国内,旅游景区附近治安没有你想象中这么好,歹徒手里都有枪的,你怎么跑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吗?”凌若冰睁大眼睛看着凌冽。

    她平时都是在凌冽的保护下,哪怕是出国留学,也有几个保镖常驻在她身边,这种情况确实没有过,稍有差池,她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见她知道了事情的严重X,凌冽也放软了语气,准备哄哄她,凌若冰却“哼”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