园区文化

隋唐历史文化

    隋唐洛阳城的历史,从公元604年隋炀帝杨广即位,历经15年到公元619年王世充篡隋建立郑国的3年,再到整个唐王朝250年间,有150年以洛阳为帝都,由此算来,隋唐洛阳城作为帝都的时间有168年。在这168年间,尤以唐王朝的经营最为辉煌,对皇城宫室、郛国里坊、市肆园林进行了大规模建设,创造了东都洛阳城的壮丽大观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遗址地跨洛河两岸,遗址东北至白马寺镇唐寺门,东南至李楼乡城角村,西北至邙山镇苗湾,西南至王城大道与古城路交叉口,面积约47平方公里,已有1400多年历史。
     
    隋唐洛阳城由宫城、皇城、里坊区和郭城组成。将宫城的应天门、皇城的端门、天津桥、天街和郭城的定鼎门串连起来,就构成了隋唐洛阳城的城市中轴线。皇城在郭城的西北角,而宫城则位于皇城之北。郭城东北部及洛水南岸部分为里坊区。隋唐城遗址植物园就位于里坊区。
    里坊是居民宅院、各宗教寺庙以及中央或当地行政机构的所在地,是封建王朝在城区的统治单位,除了规定的官爵(七品以上)住宅可直接开向里坊街道,一般居民住宅门只能开向里坊内街道,一里坊四面四个门,按“暮鼓晨钟”来关启坊门,统治森严。里坊的街巷布局包括:东西南北大街、环坊墙内侧的街巷和其他一些小的巷、曲。这样的十字街再加上小的巷、曲相隔,就构成了隋唐洛阳城里坊的内部结构,居民住宅就分布在诸巷、曲之内。郭城内三分之一的里坊分布洛河以北——大抵贫寒人家居多,其余分布于洛河以南多为达官显贵的邸宅,不少被精心营建为园林,其中最负盛名的有:白居易履道坊宅院、牛僧儒归仁园和午乔庄绿野堂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洛南里坊区在里坊制度方面表现得最为成熟,是世界目前仅存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好的里坊遗址,曾在东亚各国古代城市规划中产生过明显影响。遗址西南角已建成大片城市绿化用地,就是我们现在游览的隋唐城遗址植物园。
    道教鼻祖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曰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这一思想后被儒家奉为经典,反映在城市建设中称之为“象天法地”。隋唐东都洛阳城的建设就强调“象天法地”的原则,洛水与邙山、龙门山构成一幅逆时针太极运行图。隋唐洛阳城位居其间,都城与龙门山相对,负阴抱阳,藏风聚气,是典型的王都之地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的防卫不仅保持了“前宫后寝”的布局,还在中央机关办公的地方加筑城墙,称皇城,由天然屏障的洛河与河南岸郭城的里坊区相隔开。这无疑是加强了宫城与皇城的防卫作用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为中国第一个沿河两岸规划城市的先例,又第一个引伊、洛二水于里坊区,使城区河网贯通,居家流水。这洛水贯城,河网纵横,山岳夹峙的都城,成了中国第一个“山水都城”。里坊地势平坦,土地肥沃,又水流周绕,为洛南里坊区百余个私家园林提供了天然资源条件。加之唐、宋的社会文化环境,这就营造了中国第一个“园林城市”,“花园城市”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是大运河的中心,是当时南北经济交流和物资集散的枢纽,其“洛水贯都”的独特城市格局展现了物流能力对城市地位的影响,是7—10世纪中国运河城市的杰出范例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中轴线主要建筑遗存保存完好,城市视觉通透、轴线清晰,充分彰显隋唐洛阳城的磅礴气势。中轴线上有:中国古代已发现的最高古建筑——120米高的天堂;世界独有的铁山铜铸建筑——大唐天枢;“天街”宽120米,长约3500多米;中国迄今发现的最大国家粮仓——含嘉仓等;定鼎门是隋唐洛阳城的正南门。
    隋唐洛阳城名人云集,文化荟萃。营造隋唐洛阳城最主要的两位皇帝是隋炀帝和武则天。隋炀帝营建洛阳城、修大运河、正式建立科举制度;武则天“政启开元,治宏贞观”,在洛执政45年,最终病逝于洛阳上阳宫,一生坎坷传奇。
    白居易一生中有25年居住于此,魏征、狄仁杰、李德裕等20多位宰相级别的名人政要也曾居住于洛南里坊区。